※為了彼此的利益。
※其實這是我老師跟我們說的話。

  菅原弘行覺得如果可以的話,接下來的時間並
不想跟鷹司影臣有多餘的交集。跟鷹司家的人接觸
永遠只會有更多的麻煩--他還記得瑛里華的父親
如此說道。

  可惜事情總是出乎人意料,鷹司影臣帶著菅原
弘行眼中所謂的心腹水無月羽翔回到學院,用他臉
上意氣風發的笑容、依舊不想讓人看清眼神的墨鏡
,欠揍的翹著二郎腿,直接霸占他的副會長辦公室。

  「嗨,好久不見了,弘行。」
  「我說過,組織缺錢的話派人來說就可以了。」

  弘行厭惡地說道,完全不想理會那頭閃耀得刺
眼,不,或許該說是礙眼的灰白色頭髮。甚麼時候
頭髮又變成那副德性?明明前兩個月的照片都還是
黑色的不是嗎?他在心底嘀咕。

  「我是來回收『鑰匙』的,其實原本應該可以
不用跟你見到面,只是想說既然來了還是跟贊助者
打了招呼,聊表我身為組織總長的心意。」

  影臣笑笑,他身旁站得筆挺的水無月羽翔閉著
雙眼,沒有說話,也沒有看向弘行。

  「『鑰匙』的事是聽万里說的嗎?」
  「怎麼可能,自從遙奈的事情過後她見到我不
先對我來個兩拳丟上幾張符咒我就要謝天謝地了。」

  聽見遙奈的名字,弘行的心沉了下去。她想起
那個待在自己別院後頭秘館的女孩,他天天都去看
她、陪她,雖然對她沒有那方面的感情,不過她還是
希望能早點讓她離開那個地方。

  那個陰暗潮濕的小角落。
  揮去心頭那不自然的緊縮感,他再度定睛看向
影臣。

  「鷹司,我沒有打算要將學弟交給你,那傢伙
是我的『鑰匙』,沒有他我拿什麼跟井伊家談判?
你也很清楚我要『自由』的話也只有這種方法而已
吧。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阻止我是沒有意義的。」

  「我說要取鑰匙,但我沒有說要把你那把鑰匙
拿走啊。我要拿走的是我的鑰匙--井伊信。」


  「……那不就是學弟的雙胞胎弟弟嗎?」

  「同時也是你的談判對象,弘行。不過我並
沒有打算他一來就回收他,只是根據G那邊的說法
,那孩子可能會在學院引起大亂。到時候我會處理
,所以我想,你那可愛的表……我也不知道是表什
麼,那裡,你得去講講?」

  瑛里華嗎。
  弘行暗著臉,其實瑛里華並不是不知道他跟
TOK有所聯繫的事,只是他並不希望讓她知道太多
,尤其是眼前的兩位學長--雖然今天穿得比較
樸素,但實際上卻是只要換上一套正式西裝走在
校園就會引起大騷動的人。

  「為了我們彼此的利益。」

      水無月羽翔進門以來第一次開口,他的聲音
清爽卻有力,說的一個字一個字都打在弘行心上。

  一切都是,為了利益。

   「好好合作的話,一切都會順順利利地進行…
…不會有任何一點點對你不利的傷害,弘行,其
他的,我們可以等你獲得自由之後再說。」

  惡魔的微笑。
  弘行在立智館學院因為行事作風跟個性而被
稱為惡魔,他多想要昭告天下--他不是惡魔,
眼前的這人才是。

  只是那也是沒有必要的事。

  於是他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會去跟會長說的。說這是
司前會長要求的事。」

  弘行的目光如鷹,對上影臣墨鏡底下深邃如
黑洞的瞳孔。

  「為了我們彼此的利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月十七。 的頭像
四月十七。

午後之死。

四月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