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檢討的點有很多,不過這次就先這樣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L9X9eeXFg

配合歌詞寫的文章。

 

那晚,喝得醉醺醺的她趴在妳的身上。

 

「哪,可以載我回家嗎?」她在妳耳邊像是吐氣般地細語,妳的耳根發紅,卻因無法抗拒她的要求而點頭。妳比任何人都明白她在同學會後選擇妳而不是其他人送她回家的理由。

因為她的他不會擔心,如果是妳的車,她的他就不會有任何有任何醋意。

她如果知道這個載她回家的人對她有意思的話,還有辦法這麼輕鬆自在地坐到妳的副駕駛座上嗎?

 

「今天的同學會他要跟客戶應酬沒來,不過因為妳在嘛,所以他也不擔心囉。」

她在副駕駛座對妳這麼說,妳面無表情的握著方向盤,雙眼直視著前方。眼角餘光看見她對毫無反應的妳意興闌珊,接著閉上眼睛。離她的家還有一段路,不知為何,妳在這段路上開始回想起妳跟他及她的過去。

 

原本妳和他(是,是他不是她。妳在紅綠燈前停下並且確認自己的記憶。)是青梅竹馬,但她就在你們上中學的某天突然出現了,她夾在你們兩個人之間,彷彿你們三個人本來就一直在一起般。不,事實上一直在一起的只有你跟他,而她其實是你們之間的第三者。

 

第三者。你透過擋風玻璃看見頭上的紅燈變成綠色,如同往常般慢一秒踩下油門。你咀嚼著這三個字的意義。第三者並不單純是指戀愛中除了那兩人之外的第三個人,而是意指介入任兩人感情中的第三個人,這麼說來她的確算是個第三者沒錯。

 

在她像是理所當然般地存在於妳跟他之間後不久,你們開始吵架。妳跟他,為了她而吵架。每次的內容聽起來總是如此荒謬而刺耳,大多的吵架內容都圍繞在一個進入你們之間不到兩年的她上。為什麼妳會跟他吵架?難道妳喜歡他嗎?不,不是這樣的。長年來的相處經驗下來妳比任何人都還要更清楚,妳對他的感情永遠不會被歸類於愛情。

 

於是答案躍然而出。妳發現了,妳發現妳喜歡上的是她而不是他。對青春期的妳而言喜歡上同性的事實令妳錯愕,然而過不久妳就恢復平靜,似乎很快速地接受這件事。可她是怎麼想的呢?妳還來不及得知這個問題的答案,這件事就已經結束了。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你們如同往常般在校門口等待彼此。但那天妳走到校門口的時候發現了他們牽著手等著妳。不用說妳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從今以後再也沒有所謂的三個人一起放學;是他們兩個人,跟妳一個人。

 

升上高中的時候因為成績關係你們離開了彼此,你跟她同一所女子高中。而他唸男校。得知這個消息的那天妳又喜又憂,喜的是妳跟她可以相處更長的時間,憂的是妳多了一個照顧她的責任。

 

代替那個他。

而他跟她都不知道,妳其實比任何人都還想要背叛他。

 

妳沒有把這當作是妳的大好機會,在妳的良知跟慾望的戰爭中,妳的良知經過幾番掙扎獲得勝利。在這三年內妳無微不至地照顧她,接著你發現,妳喜歡她黏著你說他的不是,卻不喜歡他們在吵架的時候聽他打電話向你抱怨她。

 

妳曾經在無數個夜晚捫心自問為什麼是她而不是別人。在同樣的學校裡面應該也有許多比她更好的選擇,但妳沒有選擇那些人當中任何一人,而是繼續待在她的身邊。

 

妳的喜怒哀樂不知不覺都操在她的手中,她的心卻完全不屬於妳。妳明明清楚這點,卻毫不介意。在外人看來,妳的付出愚蠢得可笑,妳卻毫不在乎。妳為她所作的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妳不知道,妳只是想待在她身邊而已。

 

「所以說啊-妳趕快去交個男朋友吧。」

她曾經在妳將她送到他學校的路上戳了戳妳的肩膀,「明明條件這麼好,為什麼不趕快去找個男朋友呢?啊,不然女朋友也可以啦!我們學校有很多女生聽說都很景仰妳哦。」

 

妳一邊微笑著一邊將說完這句話的她推向站在校門口的他,一邊揮手道別。她對妳皺皺眉,似乎很不滿妳的反應。但妳沒有再多做解釋,只是目送他倆牽著手離妳遠去。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大學。這次換他跟她上了同一所大學,而妳到了別的地方。雖然都在同一個城市裡,只剩下一人的寂寥感卻隨時壟罩著妳。妳想起她說過如果可以,想三個人想一起去兜風。於是妳趁著學校有空的時候報名駕訓班,決心考上駕照,還是為了她。

 

在實作訓練的時候教練說妳怎麼老是慢一拍踩下油門,妳苦笑,努力在考駕照時改變了這個壞習慣,但一考完就立刻復原。妳想了一下,覺得這大概就跟妳的行為一樣,無論想表達什麼都總是慢一拍。

 

就跟妳當年因為青春期的掙扎而錯失跟她告白的機會是一樣的。

 

在那之後妳跟她跟他保持著微妙的距離,妳跟他們之間是友情,他們之間則是愛情。原本是第三者的她現在對他而言才是真正理所當然的存在,而妳要是強制介入的話,這次就輪到妳當第三者。這點妳明白。

 

偶爾,她還是會將妳約出來喝杯咖啡。聊聊近況、聊聊他,而妳只能看著她幸福的表情發愣,偶爾露出笑容,敷衍了事地回應她。當然這件事逃不了她敏銳的眼光,妳的敷衍換來的是她的抱怨。妳無所謂,無論是喜怒哀樂,只要是她的情緒妳全盤接受。

 

妳卑微地承接她的一切,但她卻幾乎不將自己的半分給妳。

 

妳不是沒有想過,就真的強行介入吧!就從他的手中搶走她。如果是妳,不可能做不到的。但妳下不了手,他是妳的青梅竹馬,如果不是他,那要是她不接受妳,妳似乎也無法忍受她跟別的男人遠走高飛。因為是他妳才安心,妳這麼一想,又放棄了搶奪的念頭。

 

出社會後接觸的人又更多了,無論是男是女,妳的追求者從來沒有停歇過。妳還是將目光放在她身上,她那天將妳約出來,告知妳她跟他即將結婚的消息時,妳依舊保持著過往的微笑祝福他們。

 

那天不曉得為什麼,她想搭著妳的車去兜風。

於是妳們兩個人單獨開著車去海岸旁,她對妳說了好多好多感謝、好多好多屬於友情的話語。沒有一句是妳要的,但妳只能全盤接收。

 

就連現在也都還是這樣。

妳跟她跟他的周圍什麼都變了,甚至她跟他的關係即將從戀人到夫妻,妳還是什麼都沒變。

 

回想到這裡,妳的車離她的家門口只剩下大約一公里的距離。旁邊的她正好睡醒,省下了你叫她起床的功夫。

 

「怎麼感覺很快啊……」她揉揉睡眼惺忪的雙眼。

「我裝了火箭啊。」妳開玩笑地說道,如同以往妳講話的風格。

 

實際上妳是多麼想讓車子裝上火箭,然後就此帶她到遙遠的星空另一端,遠離這一切,只待在自己身邊。但就算是裝上了火箭實際上也帶不走她吧,這點妳是比任何人更清楚的。

 

因為她愛的永遠都不會是妳啊。

 

「到了,下車吧。」妳將車停在她家門口,解開車門的鎖,自己先下車之後打開她的副駕駛座,將微醺的她扶下車。抬起頭,發現他跟她的家燈是亮著的。妳安心地關上車門,撥起手機打電話叫他下來接人。

 

等他下來接她上去後,妳還是那個笑容,卻發覺自己的視線逐漸模糊。妳的手指撫上自己的臉頰,意外地發現了一道淚水。

 

妳再度坐上了自己的車,踏下油門前往回家的方向。

 

看樣子還是不服輸啊。

果然妳還是比任何人都喜歡她,妳有自信對全世界這麼說。

 

 

 

 

 

End.

創作者介紹

午後之死。

四月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