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ね、君いったいなにが求めるのかな。」
※「私もその答えが知りたいだが、知らない。」

其實是個很容易厭倦的人,因此很少對任何事情認真。
我想認真對待每件事,但很遺憾的那是做不到的課題。

明明就應該做得到才對的啊,為什麼做不到呢?

大哉問。

對了,這是T哥最喜歡的幾個名詞之一。

突然有點懷念起以前在台下聽台上那個意氣風發的男人
比手畫腳、寫著現在已經看不太懂的公式、陪我們這群
小鬼頭閒聊。

今年他生日我又忘了送簡訊,算了吧,教師節再送吧。
畢竟他是我的老師。

去年生日原本該慣例的送簡訊,結果因為私人原因忘了。
0323、0323,我少數記得的幾個人的生日的其中一個。

科技始終來自於惰性,FB會提醒你誰生日、噗浪上會把
壽星的暱稱旁掛個小蛋糕,除非對方亂設定生日,否則
你永遠來得及替認識的人慶生,但卻有可能完全不記得
那天是幾月幾號。

或許吧,那天記得,一年之後又忘了。
提醒你的又會是FB的系統或者是噗浪的小蛋糕。

話說T哥幾歲了啊?好像也快四十了。
真驚人。

時間到底是個怎樣的東西呢。
就這樣帶走了一切,在名為壽命的數字上一筆又一筆的劃
下。

拉近人和人的距離、拉開人和人的距離。
還記得那年C一直笑著叫我的名字。
還記得那年S手上永遠離不開貝納頌。
還記得那年W跟我在便利商店逃離S追殺時被店員喝斥。

還記得那年T哥對我而言是神一般的存在。
魔王殿下。

是否可笑?不,這是我的過去,一點都不可笑,這是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

她也是我記憶中的一部分,縱使我多想刪除掉她將她當作
不存在,縱使現在每每想起對我而言居然大部分都並不歡
快,真是神奇,為什麼?當然我也是會斥責自己的愚蠢,
我並非毫不反省,但快樂的地方真的一點都沒有嗎?真的
嗎?

啊,是了,那張圖是這麼說:「不要在把我逼瘋之後還要
叫我冷靜;這就跟開槍之後叫人不要流血一樣。」

果然還是有疙瘩。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卻又無法阻止這樣的自己,情感上,
我有太多太多無法控制的地方。

曾經有人跟我說過:你的負面情緒應該是要讓它隨著河
流而消失,而不是將它埋在你的心中,這樣的壓抑沒有
意義。

不過我已經忘了要怎麼消除壓力的方法。
現在正在努力找回來中。

因為說了沒有人會開心,因為說了大家都會很難過,因為
說了不能解決任何事,所以我幾乎把真正的壓力都埋在
心裡──對我而言,這是唯一解。

不過最近想要有所改變,卻發現說出口很難,非常難。
因為我不相信人。
不,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相信的,在我不需要說出最心底
的真心話的時候。

對於不信任人的自己,我覺得很無奈。
最近,我曾經試著向某個人吐露自己的恐懼,結果該講
的話只到「欸,我跟你說」然後就結束了。對方在等我的
回答,我接下來卻接到了別件事上。

到底是為什麼講不出口呢......

這答案連我自己都不曉得。

忘記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曾經跟閣下聊過關於人到底想要
什麼的問題。那時候她告訴我:其實知不知道想要什麼這件事
跟年齡無關,很多人活到老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

她說,很多人沒時間去想的、也很多人根本不會去想的。
但我會一直想下去,可就算想下去,我似乎也無法獲得答案。

我到底想要什麼呢?
於是我在空閒的時間依舊這麼思考著。

我想要的,其實太多了。

我要我身邊所有人都好,我要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喜歡的人
,大家通通都好。

這樣我就好了。

所謂的好,就是平平安安的好、快快樂樂的好、幸福的好、健康的好、
不要發生會讓人難過的事情,各方面都很充實愉快的好。

我想要我周遭的所有人還有我喜歡的人都是這樣。

雖然很簡單,不過很奢侈。
畢竟沒有一個能讓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我也不是能幫助所有人
達成這類願望的聖人。

我也有自私自利的時候,應該說還滿常的吧?因為我只是個人啊。
所以,或許那就是我想要的,確是我無法達成的。

至於我自己對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呢?
我好像無法回答這問題。

因為這方面,我還是沒有答案。

或許如果知道答案的話,我就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了吧?
誰知道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月十七。 的頭像
四月十七。

午後之死。

四月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